闲人一只

六六六,霸气羡羡

      “还有谁比我更有资格站在你身边?”

   魏无羡朝江澄走近一步。

   “没有人了,江澄。”

心眼多与死面瘫

   

        怎样在不扰人不让人知道的情况下疏离?

  控制自己,不打电话,不发微信,不见面。

  孟瑶总觉得单纯的电话更讨他喜欢,打电话那么麻烦,对方不打电话给他,可以解释为没空,不方便。而微信聊天那么简单,不找你就是不找你,半分理由都没有。

  不找你就是不想你,不想你就是不在乎你。

  孟瑶舌尖发苦,心想这难堪的倒贴总是要到头的,一年……还不够吗?

  他甚至试探性的说希望作为朋友,能主动一回,约他一次。

  没有,没有下文了,答应完就算过了。

  删掉电话号码和短信。孟瑶放弃打电话,只留下微信联系。

  微信聊天被置顶,又被删去。

  一次次主动,换来只言片语,孟瑶把对话框删去,等不久又主动找话题。然后再删去对话框。

  

  

  

  孟瑶下定决心,把备注删掉,朋友圈屏蔽,这下,就算孟瑶想找,也难以在一众“好友”中认出他。

  

  结束了,孟瑶想,他露出一个微笑。

  

  



  

  

  

  

  

  蓝忘机拿着手机,趴在桌上睡着了。

  蓝曦臣工作完从书房里出来,看见的就是蓝忘机篡着手机,歪倒在桌子上。

  蓝曦臣皱眉,回身到房里拿了条毯子,披到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睡得不熟,毯子一上身就醒了。

  蓝曦臣:“醒了就回房去,在这睡容易着凉。”

  蓝忘机低头看手机,发现并没有新信息,顿时有点蔫了,当然他看起来仍然面无表情。

  蓝曦臣不赞成的瞟了一眼蓝忘机的手机,蓝忘机像是有了手机瘾,一刻不离手机, 这可不是什么健康的习惯。

  作为一个好哥哥,蓝曦臣早就说过蓝忘机了,不过蓝忘机充耳不闻,只稍微收敛了一点,蓝曦臣想弟弟也大了,当然不能再管这么多,也就没再说什么。

  今天看,这手机瘾是越来越大了。

  蓝曦臣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忘机啊,虽然手机现在确实是我们生活中的必需品了,但你也要当心不要太大瘾,要有自制力……”

  “不是。”

  “什么?”

  “不是。”蓝忘机站起身,看着兄长。

  不是非要手机,他要的是手机那头那个人。

  这个意思太复杂,蓝曦臣没能反应过来,不过他相信蓝忘机。

  蓝曦臣:“忘机是遇见什么麻烦了吗?”

  “……”蓝忘机皱起眉,半响才道:“等人。”

  “你在等别人的微信信息?”

  “……”

  “等不到?”

  “……”

  “……”蓝曦臣心里有点微妙,蓝忘机从小就没有朋友,多年来就只和蓝曦臣关系较好。突然蓝忘机就要交新朋友,还一副十分在乎的样子,蓝曦臣一下不知说什么好。

  不需思索多久,蓝曦臣明白,这是好事,蓝忘机主动想交朋友,这是不是说明蓝忘机的人际关系能有点进步?

  “忘机,交朋友要主动些,他不来找你,你可以找他呀。”

  “……话题。”

  “不知道说什么确实……那你可以约他出来玩,逛逛街,爬爬山什么的。”

  蓝忘机的眼睛一亮,他忍着激动向蓝曦臣道谢,然后马上在手机上按了起来。

  蓝曦臣:弟大不由兄啊。

  

  

  

  孟瑶放下手机,拿着衣物进了浴室。

  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今天身边仍是你9

        

        魏无羡一愣,很坦然的道:“我不记得了。”

  江澄没有再问。

  江澄脑子里闪过一个高大的男人在爽朗的笑的样子。

  魏无羡的嘴八成是遗传自父亲。江澄嘴角抽抽,把这件事放进脑袋最里面,没再去想。

  ……

  平常的日子平常的过,江枫眠为魏无羡在莲花坞多留了不少日子,包括参与教授练剑,教授家规和确保魏无羡在莲花坞的地位。

  江澄重生一回,长了个心眼,过去没有留意的都看在眼里,说不在意是假的,但确实释怀不少,除了觉得江枫眠和虞夫人还活着就已经是最好的,不想去想那么多之外,魏无羡的反应让他消了很多气。

  魏无羡总是黏着江澄,像是特别需要他,特别关注江澄的一举一动,一旦江澄情绪低落,就想方设法哄江澄开心。偏偏每次江澄看魏无羡耍宝都忍不住想起上一世魏无羡没皮没脸的样子,情绪反倒更低落。魏无羡哄人不成,还火上浇油,急得滚在地上大哭起来,这么一来二去,江澄也是怕了魏无羡的眼泪了,后来江枫眠训教的话不知怎么的跟魏无羡哭得稀里哗啦的猫脸连在一起,江澄心里笑笑,倒是只剩无奈。

  

  

  人大约都有确切的人生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样子,而到了这个阶段,你就已经无法回到过去的样子了。

  回不去的,江澄心知肚明。

        他不再只为了让他爹娘的表扬和肯定而努力;不再因为哪怕江澄有了一次记忆也没能在练剑时次次都赢魏无羡而气愤和羡慕;不再像个孩子一样单纯。

     有时江澄也想剖开左胸,看看他还剩几滴心头热血。

  


  

  江澄自认过了特别期待爹娘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的阶段,转到了成家带孩子的阶段,所以他完全放任魏无羡对他撒娇、卖萌和露出求表扬的小表情。

  莲花坞是很热闹的,但莲花坞里江家确切的住宅其实很空荡,虞夫人一直有单独的宅子,莲花坞里只长住着江厌离、魏无羡和江澄三人。江厌离白天大多时候要去虞夫人的宅子里接受教导,整个屋就江澄和魏无羡两个人。

  而零零散散的仆人像是练过隐匿术一样,多半见不到人。

  这么和魏无羡几乎单独在一起一阵子之后,江澄终于找到让魏无羡好好玩的方法。

  ——让魏无羡去跟宅子外的孩子玩。

  虽说魏无羡一个人也能玩得毫不寂寞,但有人陪着总是好的。江澄想了想,让仆人买了不少零嘴小食,一起带着出门。

  魏无羡看着零嘴馋得口水直流,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料着江澄不会让他吃,一路上乖巧的不行,江澄放松警惕,魏无羡转头就跟带着他们的仆人说笑起来。

  到了岸边一个小渡头上,往莲花池里看能看见影影绰绰的采莲女人影,四周人声嘈杂,不远处能见着飞在半空中的风筝,空气中飘荡着食物和莲花的香气。

  到处都是人间烟火。

  魏无羡眺望着远处隐隐约约的小食摊,半点没有江澄担心的怕生现象,兴冲冲的吼道:“江澄!我们去那边玩吧!”

  江澄让仆人先回去,才不紧不慢的对魏无羡道:“急什么,他们又不会跑。”

  魏无羡咬咬牙,心想,他们不会跑,但你会啊。

  这些日子里,魏无羡已经习惯跟书本和练剑抢夺江澄的注意力,江澄像是个书痴之类的,除了吃饭睡觉,所有时间都要留给学习,魏无羡撒泼打滚也不顶用,不过他越挫越勇,誓要占据江澄的视线。

  江澄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们小时候的玩伴长什么样子了,怎么认识的更是完全没印象,干脆顺其自然,先带魏无羡去小食摊溜了一圈,两个人毫无节制的往肚子里塞东西,吃饱喝足后才四处张望有没有和他们一般大的孩子在玩耍。

  魏无羡把江澄拿在手里没吃完的甜糕拿过去,自然的往自己嘴里送,“你看什么呢?”

  江澄指指另一边空旷些的地方上玩耍的孩子,“那边的小孩。”

  魏无羡三两口把甜糕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那边的小孩怎么了?”

  江澄看魏无羡大大咧咧的动作不顺眼,特别是发现魏无羡嘴角有甜糕的残渣后,感觉残渣也特别让他看着不顺眼。江澄皱眉拿出手帕把魏无羡嘴边擦干净。

  魏无羡先是瞪大眼看着手帕,然后瞪大眼看着江澄。

  江澄眉一挑,“怎么?没见过手帕吗?”

  “见、见过。”

  “我就是不想你丢我们江家的脸!”江澄大声道。

  魏无羡飞快点头,“对对,你不想我们丢脸。”

  “……”莫名生气。

第一次弄,抓瞎,糊掉的是(上帝)这个词和快递内容,然后我感觉不太好,涂掉了。

江澄与魏无羡的直男教程_(:з」∠)_

江澄与魏无羡的直男教程

九年非义务

         

       他怕吗?


    是啊,他怕的。


  他怕九年过去,念念不忘的只有他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人人都能遇见这样一个人,你们在一起就是整个世界,分开也不可能是永别,再见面时会明白,分开后的再遇见的别人都是一杯最终会被舌头忘记味道的饮料。


  而这个人大约是参合了两个人的灵魂所调和的专属口味。







  

  

  九年前,江澄16岁,九年后,江澄25岁。


  哪一个江澄都爱魏无羡。

  

  







  

  魏无羡闭着眼摩挲着江澄腰部的肌肤。


  江澄还睡得迷糊,抓住魏无羡的手甩开,“痒。”


  这个“痒”字,江澄含含糊糊的噎在喉咙里,像是用鼻音吐出来的。


  魏无羡被萌的一脸血,下一瞬他突然想到江澄也曾在别人床上这样迷迷糊糊醒来,缩着无意识撒娇。


  醋得疼,“我真是嫉妒第一个上你的人。”


  江澄哑着嗓子回道:“我还嫉妒你第一个上的人嘞。”微回过神,江澄一愣,却是没反口。


  魏无羡笑:“没办法,我们分开的时候你才16岁啊,我又不是禽兽。”


  “那你逼逼什么。”


  “我就是嫉妒,生气。”魏无羡用上力度抚摸江澄的腰,口气恶狠狠的。


  “呵。”江澄冷笑,在魏无羡怀里转个身,背对魏无羡。


  魏无羡一点不在意,这个姿势甚至能让他们更紧密的贴在一起。


  “你前男友是那个大学老师?”


  “你烦不烦!”江澄回头瞪魏无羡一眼,“那你的前男朋友是不是那个警察。”


  “呃,是。”


  “是……你给我滚!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个!”


  魏无羡赶紧抱紧江澄:“好好好我们不聊这个,再睡会儿吧。”


  江澄挣脱不开,眼眶有点发热,顺水推舟不动了。


  没一会儿魏无羡忍不住了:“真是那个大学老师?”


  眼看江澄的脸黑了下来,魏无羡赶紧补充道:“我就是看他不顺眼啊,想让他离你远点。”


  江澄气笑了,“怎么离远点啊?威胁他一辈子别出门?”


  “不是这种啊,他是个大学老师,但不是本地人吧,我给他们学校捐一笔款让他调任到家乡去任职,再给他找个老婆或男朋友,再给他父母安排安排,让他安心住在家里,不就让他不会再回来这个城市了吗?”


  魏无羡絮絮叨叨:“这样你就不用再见到他了,他这辈子也不能再见你。”


  江澄抬手去揪魏无羡的脸:“MD你这个疯子。”


  魏无羡笑嘻嘻,“过奖过奖。”










  

  

  

  两人躺了一会儿,魏无羡突然开口,“你跟那个大学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想过我没?”


  “魏无羡你!”江澄回身要抽他。魏无羡抓住江澄的手拿到嘴边亲一口。


  “你别气啊,江澄,我就想再痛一点,这样就不会忘记这个教训了‘离开江澄江澄就会被人抢走’。”


  魏无羡在江澄手上留下细细密密的吻,“我想再痛一点,再痛一点,永远留住这个痛,让我记牢它。”


  江澄抽回手,一脸复杂的看着魏无羡,有点犹豫的说,“没想过你。”


  魏无羡探头在江澄圆润的耳垂上咬一口,“那我们扯平吧,我也没想你。”


  “他对你好吗?”


  “不好我们会在一起吗?”


  “也是。”魏无羡轻笑。

  

  








  

     呼吸陡然变得粗重。


  “那你们怎么分手了?”


  “是不是因为我回来了?”


  魏无羡在江澄的颈窝蹭蹭。


  江澄没说话。


  “是不是因为我回来了?”


  魏无羡:“我恨不得把他在你生命里的影像都扣成我。”


  “江澄,是不是因为我回来了呀?”


  江澄不说话,魏无羡觉得他是默认了,但这样的沉默让他心慌。


  “江澄。”


  “江澄。”


  “江澄。”


  “江澄。”


  ……

  ……



  魏无羡一叠声的叫,把爱,恨 和时光都融在这一声声“江澄”里,他需要这样,确认自己是存在的,江澄也是存在的。


  “江澄。”


  江澄微微睁眼,像是嫌魏无羡太吵 ,抬头,以嘴封唇。


  “……”魏无羡屏声闭气,怕江澄再有什么动作。


  江澄:“睡觉。”


  “好,睡觉。”










多爱你被你打断写论文都放过你

     

         江澄写了一小时论文,渴了。

  “魏无羡,水。”

  魏无羡放下手机给江澄倒水。

  江澄头和视线都没动,魏无羡把水递到江澄手上,江澄“咕噜咕噜”快速喝掉。

  喝完江澄舔舔嘴,魏无羡能看见江澄红色的舌尖飞快划过唇瓣。

  魏无羡接过江澄的水杯,在江澄背后盯着他,盯了两分钟,江澄没反应,魏无羡上前用手把江澄的头掰过来,让江澄看着他。

  “干嘛?”

  “我刚刚看见你喝水了。”

  江澄歪头。等待下文。

  “我看见你的舌头了。”魏无羡一句句话往外蹦,“我想吃你舌头。”

  “是吃,还是亲。”

  “亲。”

  那就亲吧,江澄按过魏无羡的头,干脆利落的吻上去。

  一吻毕,然后魏无羡看着江澄在电脑前思考了近十分钟,才又“噼里啪啦”的打起字。

  

  



  

  第二天,魏无羡见到蓝曦臣,格外嘚瑟的把昨晚江澄写论文时他索吻成功并且没有被骂炫耀给蓝曦臣听。

  “啧啧啧,虽然江澄嘴上不说,但他肯定超爱我的,不然怎么会在写论文时被打扰也没有生气呢~”

  蓝曦臣微笑。

  魏无羡揽住蓝曦臣的肩膀,“要不你也去试试?看孟瑶会不会生气。”

  蓝曦臣还没说话,魏无羡又说道:“嗯…你行不行哦,孟瑶平常很好说话好脾气的不得了,但是生起气来一定很难哄……”

  蓝曦臣:“……”让我说句话吧,魏老弟。

  

  

  

  晚上,蓝曦臣在孟瑶写了半小时论文之后坐在孟瑶身后。

  孟瑶:“……”孟瑶原本像只没有骨头的猫一样慵懒地瘫在电脑前打字,被蓝曦臣的目光一注视,立刻假装没发现蓝曦臣的目光,慢悠悠的直起身。

  蓝曦臣等着孟瑶说要喝水的那一刻。

  不过坐了半个钟,孟瑶纹丝不动。

  孟瑶字越打越慢,但蓝曦臣还是只是看着他而不开口。孟瑶停下来,回头,“怎么了吗?”

  蓝曦臣一愣,他差点就忘记了,孟瑶和江澄不一样,孟瑶不会随便让他帮忙做什么事,喝水这样的事孟瑶什么时候叫过他呢。

  蓝曦臣觉得自己该反思一下他这个男朋友做的够不够称职了。

  蓝曦臣有点犹豫的道:“我想吻你……”

  孟瑶感觉被蓝曦臣小天使的萌萌光线照的找不着北了。

  吻吻吻!什么都给你!心给你!命也给你!

  电脑放在床边,蓝曦臣也坐在床边,孟瑶站起身,走两步坐到蓝曦臣腿上,边亲吻,边把蓝曦臣往床上推。

  两个人黏黏糊糊的在床上亲了好半天,才停下来。

  孟瑶脸还红着,“二哥,说吧,到底什么事。”

  蓝曦臣:“……呃,其实是魏无羡……”

  蓝曦臣把魏无羡和他说的和盘托出,孟瑶听完笑得直不起腰。

  “哈哈哈哈哈哈……让你来看看我会不会生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曦臣有点难为情的搂紧孟瑶,“阿瑶……”

  孟瑶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抹掉泪花,在蓝曦臣脸上亲一口:“哪里会生气嘛,我的二哥这么可爱。”

  蓝曦臣松了口气。

  

  

  

  

  

  

  不过不能低估孟瑶的记仇程度,蓝曦臣第二天就看见魏无羡哈欠连连的走在路上。

  蓝曦臣打招呼,“魏无羡。”

  魏无羡转身就跑。

  蓝曦臣一头雾水,不过转头就忘记了这事儿,半点没放在心上。

  




  

  

  

  

  

  两个月后。

  蓝曦臣写论文写到一半,正在想怎么延伸讨论,突然感觉到一个热乎乎香喷喷的人站在他身边。

  孟瑶刚刚泡了一个澡,他泡的热乎乎香喷喷且软且甜的站在蓝曦臣身边,手臂贴着蓝曦臣的胳膊。

  蓝曦臣:“……”

  “二哥,你渴吗?”

  孟瑶把裹的严实的浴巾慢慢拉开。

  更热乎了。

  “渴吗?”

  蓝曦臣:“……渴。”

  “喝水吗?”

  “喝。”

  

  








  

  

  

  蓝曦臣的大脑终于回归,他搂紧孟瑶,问:“你跟江澄说了什么?魏无羡这段日子都怪怪的。”

  孟瑶笑,“我跟江澄说‘魏无羡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江澄超级爱他’而已,江澄脸皮那么薄,肯定要生魏无羡的气的。”

  蓝曦臣:“……”






甜饼×3

    关于发呆。

  魏无羡洗完澡就坐在床头发呆。

  江澄边擦头边走过去,“你发什么呆?”

  魏无羡回神:“我在想怎么把你捧在手心里。”

  江澄:“你喝奶茶喝坏脑子了吧。”

  

  

关于最丢脸的事。

  魏无羡:“众目睽睽之下我想公主抱起江澄……结果第一下没抱起来。”

  江澄:“啧,是当年众目睽睽之下被魏无羡公主抱,结果第一次还没抱起来。”

  


  

关于饭后甜点。

  魏无羡:“我想……”

  江澄:“你闭嘴,不准说想吃我。”后知后觉周围还有人。

  金凌:“……”我……

  蓝思追:“……”榜样在此!我要跟魏无羡舅舅好好学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